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故事:母亲病危打来电话要见我,想到当年她做下的事我直接挂断

故事:母亲病危打来电话要见我,想到当年她做下的事我直接挂断

 2019-11-15 08:49:19
[摘要]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十封接到那个陌生电话的时候,楚争正准备吃晚饭。楚争的母亲是个很温婉的女人。所幸,楚争的母亲在饭食上还是乐意花心思的。面,是母亲微醒后亲手擀出来的。与别家不同,楚争母亲和面的功夫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十封信

当接到奇怪的电话时,楚铮正在准备晚餐。

“是楚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奇怪的女性声音。

“是我。”楚急忙打开凳子,把领带系在脖子上。“我可以知道你是谁吗?”

“我叫李肃。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个女人继续低声说话,好像受到了诱惑。

“李肃……”楚儿的右手挣扎着拉着领带,停顿了一下。“对不起,我没有任何印象。”

“你知道张爱荣吗?”听到楚的回答,女人的声音带了点不耐烦。"我是张爱荣的继女,李肃."

听到女人的回答,楚握着手机摇了摇手,什么也没说。

“喂?”见他没接,电话另一边的女人似乎跟旁边的人没好气地说,“我说他不会不理我们……”

女人和其他人抱怨的声音也不时冒出“无情”、“恶毒”、“残忍”和“可怜”等一系列词语。虽然断断续续,但发音清晰,以免他听不见。

朱棣文急忙从耳朵里拿出手机,拇指悬在红色按钮上,但最终他没有挂断电话。

“我对你说,我继母你妈妈她病危,她想见你。不管怎样,我告诉过你,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但是我告诉你,你和她关系密切,你不想上法庭,是吗?”

“没关系。”楚急忙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不用手拿,拿起筷子,开始吃面前的晚餐。

“你是干什么的...你什么意思?”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喊道,“那是你妈妈。你就不能来看看她,挽回她的面子吗?”

“面对这东西,只有自己想要,哪里说得上人家给的?”楚问天嚼了一口米饭漫不经心地道。

“你不要以为你是谁!说得这么难听,我会告诉你爱来不来,反正不是我妈妈死了!”女人说着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房间里只回荡着一连串的哔哔声...

“今天的外卖有点咸……”楚问天放下筷子,喃喃自语。目光落在附近的手机上,挂断电话的嘟嘟声持续了几秒钟,然后恢复了平静。

"你有新的短信,请检查一下."听到这口气,楚铮停顿了一会儿检查。里面是一家医院的地址,上面清楚地写着号码楼的病房号...

楚计较皱了皱眉头,强忍住心中的不适再次拿起筷子,猛吃...

几分钟后,楚铮放下被扫走的盘子,走到客厅的沙发前。他紧闭双眼,脑海中浮现出大片蒲草...

楚铮的家乡是北方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河里广阔的蒲草。

蒲草,名字叫水烛,是指沼泽中多年生草本植物。楚铮对此知之甚少,因为它的果实在成长过程中像红烛一样立在水中,所以被称为“水烛”。

它在春天发芽,并分别在那条大河中蔓延。漫长的夏天到来时,已经有一半以上的河流变得翠绿了。在此期间,没有人注意它的成长,只知道当他们看到它时,它已经是一片绿色了...

虽然没人注意到它是如何长成一丛的,但村里的人们看到它时仍然非常高兴。因为在那个时候,香蒲仍然非常有用。

假茎顶端的嫩白色部分可以作为野菜食用,口感清爽。水果花粉可用作消炎止血的药物。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如果村子里的成年人和孩子都受到了血液和皮肤的伤害,我知道我已经染上了“花粉”,并用它摩擦伤口来止血...

即使是大量的“蒲叶”也可以制成各种各样的编织产品。当“香蒲”溢出时,它可以用来填充枕头...

因此,当蒲草蔓延时,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割草...

在朱棣文斗争时期,它是家庭中采集蒲草的主要劳动力。每当蒲叶被收割时,他背上一把生锈的镰刀站在河里,一英尺深一英尺浅,不停地收割无尽的蒲叶。

一大早,他就去了日本和中国。午饭后,他又出去了。

“蒲苇像丝绸一样坚韧”。收割蒲草不容易。为了保证蒲草的切割速度,楚铮把镰刀斜靠在蒲草的根部,小心翼翼地采摘并切割一次...对一个89岁的孩子来说真的不容易。

这时,河里的泥、蒲叶的摩擦和闷热的空气都让人感到黏糊糊和烦躁。但饶是如此,楚也不敢懈怠。

因为他知道,除了家庭中几英亩薄农田之外,蒲草编织也是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

楚铮的父亲每天有很多工作要做,他的母亲很虚弱。楚铮自然要尽力帮忙。在这个村子里,穷人的孩子很早就掌管家庭并不奇怪。

楚铮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她喜欢教楚铮读书和学习。她不太擅长家庭工作。

幸运的是,朱棣文的母亲愿意献身于食物。西红柿和卤面是母亲的拿手好菜,已经成为家庭中常见的一餐。

西红柿是我父亲在院子里种的。采摘后可以食用,自然健康。鸡蛋从家里的鸡舍取出来,手里仍然很温暖。

楚铮的母亲把这两种常见的配料放在陶罐里煸制,直到打碎的鸡蛋上覆盖着又厚又稍厚的番茄汁。

我妈妈醒来后把面条铺开了。与其他家庭不同的是,朱棣文母亲的生面团技术是好坏参半,家里的面条有时硬有时软。面条铺开后,在滚烫的热水中煮沸,浇上一层厚厚的西红柿和鸡蛋肉汁,再浇上一些辣椒,香味立刻弥漫整个鼻腔...

虽然我妈妈经常煮面条不太满意,但每当我想到那碗面条,我就觉得精力充沛,手里的镰刀快得多。

记忆微醺,楚问天揉了揉跳动的酸涩太阳穴,换了个位置继续窝在小墨沙发上...

朱棣文辩称,如果他母亲没有离开家,他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它是好是坏,快乐还是悲伤?

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许多年后,楚铮仍然记得他母亲离家的那个下午。

那天,他带着足量的蒲黄回家。在他进来之前,他听到了他母亲的哭声。

这不是楚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叫声。春节期间,当他付不起学费时,当他生病时,当房子漏雨时...简而言之,当家里需要钱的时候,他妈妈会这样哭。

在这个时候,我妈妈似乎是一个不同的人。

“看我的手!”母亲哭的时候经常对父亲说,“这是女人的手吗?好好看看你自己。你妻子的手像这样粗糙,所以作为一个男人你没什么可说的!我当初为什么从城里嫁到这里?我疯了!大脑有问题……”

当我母亲这样说的时候,她的头发卷曲着,她的脸狰狞着,她瞳孔中产生一种奇怪而可怕的光。

每当这个时候,楚铮总是蜷缩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篮子蒲叶。他用蒲叶盖住自己,祈求上帝让他的母亲恢复她温柔的外表,因为这样的母亲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对不起,儿子。”那天,他的妈妈拉开窗帘,蜷缩在角落里说:“妈妈真的累了。如果我不离开,我真的会发疯的。你知道吗?尽管我努力成为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但我真的想回到我应该回到的轨道上……”

那天下午,我妈妈说了很多。然而,楚能理解的是有限度的。过了许多年,楚铮才明白他母亲的意思。

在这背后,有一个古老而真实的故事。这个学者型的小妹妹在城里偶然遇到了一个来自农村的小男孩,他来城里卖蔬菜。

由于蔬菜买卖中的一个小插曲,妹妹舒香看到了乡下男孩的诚实和善良。那些干净纯洁的眼睛立刻击中了每天生活在爱情小说中的女人。这个女人毫不犹豫地跟随她的心,跟随她的爱人去了贫瘠的乡村...

楚铮的母亲张爱荣是个学者型的妹妹。当时,楚铮的祖父在城里经营一家小书店。书店的角落充满了对张爱玲这样的女人的爱、恨和仇恨。

而她的母亲,当她每天无事可做时,沉溺于爱与恨的故事……而乡下男孩是楚铮的父亲,一个面对黄土的普通农民。

至于那个时候的母亲,跟着那个眼睛明亮的农民,肯定会让她觉得自己已经抛弃了这个世界,去寻找真爱?

那一刻,她似乎真的成了那些书里的那个人。就这样,她穿上了敢于爱与恨的盔甲,武装自己成为《真爱至上》中的女主角,毫不犹豫地踏上了一条她从未涉足过的道路...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条路上应该充满浪漫的士气,但却充满失望...

也许日子过得很艰难,也许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和穿暖和的衣服,但是她想,只要有爱,两个人就不会太悲惨。

虽然日子不好过,但我能看到我爱的人微笑着回首往事,然后内疚地对她说“辛苦”,而她则为他爱抚汗水,坚定地心甘情愿地告诉她...

这样那样,虽然苦甜。

不幸的是,这些只是她的幻想。

现实生活是,她一睁开眼睛,就会为一天三餐而挣扎,如果她放松下来,她可能会饿。

结果,她发现她需要学习太多。洗衣服、做饭、打水、拾柴火、喂鸡、喂鸭、捡庄稼,其中许多她都没碰过...

乡下的皂荚不能洗掉她华丽的衣服,而且不管空气有多新鲜,她也不能一直保持精神饱满。甚至以前看起来如此可爱的小鸡和小鸭也让她觉得如此肮脏和可怕。

曾经让她暗自脸红、陶醉的爱恨交加的书只能在简陋的小房子里积满灰尘。

更可怕的是她的丈夫。他几乎不知道如何和她沟通。即使两个人面对面,他也只会皱眉头,计算什么时候应该给庄稼浇水,为什么鸡鸭没有回到笼子里。

几乎不可能从他口中得到预期的浪漫。他不知道什么是淑女,什么是绅士。

当她热情地爱他时,她爱他是因为他诚实、勤奋和善良。当生活艰难时,他变得迟钝无知。她需要浪漫的温暖,但他只知道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她喜欢彼此唱反调,但他认为她呻吟没有疾病。

她每天都精心打扮,让自己开心,但他认为她奢侈浪费,不了解世界的苦难。

她无助,她后悔,她生气,她困惑。这样,他们没有回头,就被鬼魂迷住了。意愿变成必然...

而此时,门显得如此重要。如果母亲找到了一个知识渊博的人,尽管他们可能无法到达终点,但他们一定能够在业余时间拿出一本书来品尝剑桥的善良和雨巷的爱。

然后,至少,她不会觉得自己总是一个人付出一切却没有得到丈夫的任何回应。

还有他的父亲,如果他能找到一个和他在庄稼上一样的女人,他们不一定会走到尽头,但至少他们能拿着他们种下的食物,晚饭后谈论下一季的庄稼...然后,至少他不会觉得没用,也不会理解他妻子的一句话。

但是生活不是一个分析性的问题,如果你理解它,它也不是你能做的事情。楚铮一直很好奇是什么支撑着他的母亲和父亲在一起这么久。是因为你真的爱你的父亲,还是仅仅爱她虚幻的女英雄梦?

或者,他是这个...笨重的孩子?

“打架,你记得。妈妈离开你时不要哭。我真的很累,需要休息。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的。”她妈妈离开的那天,她对他说。

楚铮听了等了一会儿的点头。他看着母亲的离去,没有哭。

穷人的孩子很早就负责了。对于十几岁的楚铮来说,他已经失去了撒娇和作弊的年龄。

事实上,那天母亲离开的时候,楚铮并不恨她。

"战斗吧,在你有好的出路之前,你必须好好上学."

“我今天做了很多工作。我真的累坏了。”

“打架,你知道吗?我妈妈过去住的地方真的不是现在的样子了!”

“辩论,你见过李翠华在村子里穿的裙子吗?不是很好吗?事实上,我也有一个。可惜我把它撕了,给你做了小衣服……”

“打架,其实我可以去外面工作你知道吗?但是我舍不得你,我必须留下来照顾你……”

我妈妈对这些和其他事情说了很多。也许从小就受这些话的影响,楚铮觉得他母亲从小就受了很多苦,而这些委屈的根源就是他的脚镣。

他可以看出他的母亲不同于村里的其他女人。她知道许多单词,在许多城市知道许多事情。

这样,他下意识地认为母亲不应该在这样的土地上,遭受她不应该遭受的苦难...在他心中,母亲是他心中的上帝,一个为爱孩子而牺牲一切的上帝...

现在这个神不见了。楚铮想起了母亲告诉他的牛郎织女。他认为他的母亲一定像织布女工。尽管她离开了他和他的父亲,她当然不会放弃。

毕竟,家里的生活太艰难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小男人,我认为对我母亲来说,找到自己的幸福比让她陷入贫困要好。

这个想法有点超前,太成熟了。然而,它实际上存在于他当时的认知中。可能受他母亲的影响,他太理想化了。

这么想,他有点为他父亲感到难过。幸运的是,一年后我父亲找到了一个新的伴侣。那是一个像她父亲一样的庄稼女人。她不会唱歌也不会写诗,但她会陪父亲努力工作。晚饭后,我将陪父亲一起规划未来...

至于继母,朱棣文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争议。为了帮助父亲留住这个女人,他甚至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叫了“妈妈”。

这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毕竟,母亲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父亲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日子里,真的没有必要浪漫、诗歌和歌曲。吃饱穿暖已经是一种奢侈。

对楚铮来说,他很幸运。继母对他很好。一天三餐、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都不是很好,但也不差。一年后,她为父亲生了一个女儿。四口之家看起来也很开心。

就在每天午夜,楚天舒都会在睡梦中醒来。不管一个孩子有多成熟,他都很难完全控制自己对亲生母亲的渴望。

白天忙碌的生活让他没有时间去照顾它,但是到了晚上,一个想到母亲的想法从他的心里悄悄滋长,在他的内心蔓延,直到他握紧拳头,但仍然放声大哭...

他想念他的母亲。我想知道她是否生活得很好,她是否还在努力工作,她是否能品尝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过上富有诗意的生活...

他认为他会经常见到他的母亲,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这就是他的想法和所做的。

那年他小学毕业。继母和父亲就学费问题争吵的第二天早上,他微笑着放弃了学业。

他也不责怪继母。像他这样的孩子早就辍学去工作或学习手艺了。他的继母已经感谢他让他在没有食物和衣服的情况下完成了小学学业。父母都不想成为他们的负担。他很了解他家的情况,所以他不会梦见一个更远的学生。

他父亲也不反对他的决定。这些年来,他和父亲的关系有些微妙,不是好是坏。他的脸和他母亲的非常相似。他父亲触摸眼睛时会避开他们。这并不讨厌,但他似乎不太喜欢。

“不要想你残忍的母亲。”这是他父亲当年离家时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我没想过。”他微笑着回答,口袋里拿着一小堆零钱,转身离开了家...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他不敢回头,不敢看父亲的背影,也不敢看父亲的背影...

多年来,他的继母一直对他很好,他也一直对他妹妹很好。这种光,像一种必要的责任,更少的温暖,更多的疏离。这种好,有点罕见,也有点伤感。

大多数时候,看到父亲、继母和妹妹一起笑,他总是感到空虚,找不到任何依靠...

幸运的是,至少父亲并不孤单。所以,唯一挂在他心里的是他的母亲...楚儿心想,怎么着,也得和她妈妈见面。否则,他总是记忆犹新,无法放松。

关于祖父的书店,楚铮去过一次。如果母亲离开后去找它,她会找到的。然而,楚铮觉得不管父亲是谁,去找他母亲都不太好。他不想让父亲觉得他甚至不想要他。目前,我父亲有一个人陪着,所以对他来说看一看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不得不偷偷摸摸。毕竟,母亲也有她自己的新生活,不是吗?

就这样,楚铮凭借他模糊的记忆,在城里找到了他祖父的书店。幸运的是,这个城市不大,他知道书店的名字,而且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

不幸的是,我祖父的书店已经关门了,现在它变成了一家小餐馆。他问商店关于他祖父的情况,但是那个人不确定。

楚问天站在繁忙的马路上白着头。除了书店,没有关于母亲的消息。

起初,我父亲让他跟着同一个村子的叔叔去其他地方工作,但他说他想先在城里找份工作。父亲点点头,告诉他如果找不到,就开车回去...他认为父亲应该知道他会找到他的母亲。否则,我在离开之前就不会这么说了...

但现在,他不知道去哪里。在他来之前,他已经填满了许多见到他母亲的场景。他认为他的母亲,离开了一个贫穷的地方,会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他,穿着华丽的衣服,手里拿着卷轴,惊喜而温柔地叫着他的名字。

然而,最终,母亲的脸总是模糊不清,直到很难画出眉眼的轮廓。

最后,楚铮看着他面前的小餐馆,叹了口气。他有点饿,但餐馆的价目表吓到了他。最后,他咽了咽口水,低头离开了...没走几步,但抬头看见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是妈妈。

时隔三年,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她。离了家的她果然已经大变样儿,她穿着一套青色衣衫,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

江苏快3 pk10注册送38 北京28下注

相关文章

  • 高起点谋划 江苏省各设区市全面启动第二批主题教育

    东兴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魏安告诉记者,通关效率的大幅提升为“跨国上班族”提供了更加便利的通勤环境。中国工资高是吸引像她一样的“跨国上班族”到中国工作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他们有的凭借边民证每日往返两国边境

  • 爱国第一课,盐城工学院6300余名学生共唱祖国

    接警后,警力迅速到现场处置,将打人者陈某某当场控制,并将公交车驾驶员陆某送往医院治疗。陈某某辱骂并扬言殴打陆某,陆某将公交车停靠在路边后,陈某某用拳头对陆某头部进行连续殴打,后被袁某和车上乘客阻止。经

  • 男子用三轮车驾照开轿车上高速 被查后抱怨:科目一太难

    9月8日,湖北黄石,一轿车司机接受检查时,突然向高速民警求情,希望放他一马。原来,司机邓某只有三轮汽车驾驶证。他委曲地表示,现在轿车驾考太难了,科目一考了数次没过关。最终,民警对其罚款200元记12分

  • 加强组织领导 务求取得实效

    ◎本报评论员这次主题教育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必须加强组织领导,强化督促指导,以求真精神、严实作风确保活动取得最好实效。各级党委(党组)要坚决扛起主体责任,主要负责同志要履行好第一责任人职责,班子成

  • 华发:十年扶贫重“科学统筹”与“精准发力”

    不久前,华发集团驻广东省阳春市春湾镇大垌村工作队荣获“广东省2016-2018年脱贫攻坚工作突出贡献集体”荣誉称号。华发集团对口帮扶阳春市春湾镇大垌村、爱国村,已全面实现“两不愁、三保障、一相当”的脱

  • 南亚小国申请并入大清,被乾隆皇帝拒绝,上世纪成亚洲四小虎之一

    甚至,皇室宗亲也为了能够得到皇位而不惜骨肉相残。唐朝时期,为了皇位,兄弟阋墙而大打出手达到了一个高峰。甚至最后唐武宗忍无可忍直接下令将其扔进粪坑,想把他淹死,但是负责执行这项命令的宦官仇公武认为武宗体

  • 想看阅兵“剧透”?国庆庆祝活动时间表来了

    据俄罗斯rt新闻报道,当地时间9月28日晚,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 总裁马斯克发表了一番言论宣称,美国的“51区”,地球上,乃至整个银河系都不存在外星人。马斯克还指出,在被太阳摧毁之前,人类“只有70亿

  • 专利图像显示三星Galaxy Fold 2有很大机会支持S-

    此前有传言称三星将合并galaxy s和galaxy note系列,并在galaxy fold成熟后,将该系列提升到高端产品行列。而现在新出现的一项新专利图像显示,三星确实正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201

  • 被儿子接到城市,大爷爷大奶奶的生活,再也没有了想要的颜色

    玉婶虽然长得不算十分漂亮,但身材高挑,有着村姑那种特有的妩媚。不久,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了,发叔有了外遇,据说是和一个湖南女人另外租房同居了。听人说,那个跟了发叔十几年的湖南女人,花光了他的全

  • 中国首位无血统归化球员怎么了?出场时间锐减:从首发到走过场

    中超第25轮,鲁能主场对阵申花。对阵一方0-1输球,德尔加多踢了半场45分钟。对阵申花,此番德尔加多第83分钟才出场,实际出场分钟已经将入到个位数了。作为中国足球历史上首位无血统归化球员,德尔加多成为